网站首页 思政天地 新闻聚焦   魅力师院 陌上花开 红水导航
好书推荐
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
文章来源: 作者:加夫列尔·加西亚·马尔克斯 发布时间:2016年11月22日 点击数: 字号:

 

 

 

内容简介

 

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上校,有一个妻子、一个死掉的儿子,和一只瘦骨嶙峋、没有遮护的斗鸡。除此以外, 他什么都没有。每周五的早上,他都去码头等待邮船,希望能收到政府寄来的退伍金,但是一直到小说的结尾,他什么都没等到。

 

文摘

 

上校打开咖啡罐,发现罐里只剩下一小勺咖啡了。他从炉子上端下锅来,把里面的水往地上泼去一半,然后用小刀把罐里最后一点儿混着铁锈的咖啡末刮进锅里。 
上校一副自信而又充满天真期待的神态,坐在陶炉跟前等待咖啡开锅,他觉得肚子里好像长出了许多有毒的蘑菇和百合。已是十月。他已经度过了太多这样的清晨,可对他来说,这天的清晨还是一样难挨。自上次内战结束以来过了五十六年了,上校唯一做过的事情就是等待,而等到的东西屈指可数,十月算是其中之一。 
妻子见上校端着咖啡走进卧室,便撩起了蚊帐。昨天夜里,她的哮喘病又发作了,人到现在还昏昏沉沉的。她勉强坐起身,接过了咖啡。 
你的呢?她问道。 
我喝过了,上校撒了个谎,刚还剩一大勺呢! 
这时,镇子上响起了一阵阵丧钟声,上校早已把今天要出殡这事忘到脑后去了。妻子喝咖啡的时候,他摘下吊床的一头,卷到门后的另一头上去。女人想起了那个过世的人。 

他是一九二二年生的,她说,四月七号,正好比咱们的孩子小一个月。 
她艰难地喘着气,在喘息稍定的间歇里喝一口咖啡。这老太太简直就是由几块白色软骨构成的,靠一根僵硬、弯曲的脊柱勉力支撑;呼吸困难使得她问话的口气就像在陈述事实。直到喝完咖啡,她还在想那个死去的人。 

十月份下葬一定很可怕。她说。可是上校没留神听她说话。他打开窗子。十月已经来到了这所小院。草木葱茏,地面上到处是蚯蚓拱起的小土堆,看着这些,上校的肠道又一次感到,十月这个不祥的月份真的来临了。 
我的骨头都返潮了!他说。 
冬天了嘛,妻子应道,打一开始下雨我就跟你讲,睡觉的时候要把袜子穿上。

 

 

推荐理由

 

故事平淡中带着巨大的力量。故事你可以从开始猜到结尾,可是马尔克斯写的书不可能平淡。字里行间中,你可以感觉出上校的绝望,一直蔓延到结尾。注意马尔克斯的每个文字,每句话,与妻子之间的对话都有伏笔。

 

 

 

编辑:黎艳琴

 

更多
上一篇:面纱[ 11-09 ]
      版权所有©广西师范学红水河思想政治教育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