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思政天地 新闻聚焦   魅力师院 陌上花开 红水导航
艺海拾贝
捻字花湮,许我一季青花洁净
文章来源: 作者:Tenderness 发布时间:2016年09月09日 点击数: 字号:

 

 

捻字花湮,许我一季青花洁净


  我总会突然间的想念一个人,不只是非常想念,而是那种所有意识盘结于心,被人扼住喉咙,抓不住呼吸的想念。紧接着是不停的做梦,思念的主角以各种悲情的角色不要命的冲击着我的梦境,而我,悲伤的想要毁掉整个世界。等我醒来却又独独会忘却梦境中的苦苦挣扎,只是轻描淡写的给那个在梦里出现的人发个简单而又稍逗比的消息:我昨晚梦见你了,呜哩哇啦的一堆。
         
  自己的心绪总是在越接近举家团圆的日子越是躁动不安,四年来年年如是。掰开一只手,正着数一遍,倒着再数一遍,原来已有三年没陪家人一起中秋团圆了,算上今年就又能凑个偶数了。每年的中秋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男女演绎各种悲秋的故事,而我又总是那个旁观者,也许是懒,也许就是懒,所以就连旁观也的不敬业,那些沉甸甸的故事,行走中,就渐渐的忘却,再回眸时,便已经无关风月,无关冷暖。
     
  记得多年前好友问过我一句话:一颗心要被伤成怎样,才会变得如此冷漠。回忆起昔日她问我这句话时的困惑,再想到现在的她,曾经的天真纯情换来的仅仅是情感荒芜的空白和冷漠疲倦的眼眸。其实,往往是醉过才知酒浓;爱过,也才知情重。有时候,擦肩而过竟也会成为一种缘,待年华渐逝,回首相望,彼此隔山隔水隔时空,再深的伤口,也终有愈合的一天,而那时所有的烟火清欢,都付诸往来的风,风轻云淡,曲终人散。
      
  其实很多时候,人是一个总爱沉迷于自己世界的自作多情的生物,自以为共同拥有着些许的旧回忆,粉红色的甜,无论何时,无论多久,人事俱在。然后,突然在某一瞬间才发现,早已人成各,今非昨。其实回忆就只是张斑驳的信笺,日复一日将故事碾碎成行,不知始于何年,亦不知止何年,然后,所有的所有就被我们遗忘了,或许,是我们被抛弃了。

  曾在一本书中看到过一句话:越早放弃旧的奶酪,你就越早发现新的奶酪。所以,我们要学会自嘲,自嘲我们曾经的愚蠢和做过的的错事,然后我们就会自觉的去改变,去接受改变,去习惯改变,然后就原谅了过去的自己,接受此时的自己,更爱以后的自己。

  特别喜欢白落梅的:浮云吹作雪,世味煮成茶。这句话里,透漏着洗净尘世铅华的味道,净而静,一念花开,一念花落,视所有犹如尘芜。 

  我最爱芳香何处,祈愿许我一季青花的洁净。

  本来想写点清新典雅的东西,最后发现自己果然还是俗世里的俗人,青烟炊火里离不开五谷杂粮。

 

 

编辑:聂洁贤

更多
上一篇:有趣,就是人生中最高程度的优秀[ 06-19 ]
      版权所有©广西师范学红水河思想政治教育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