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龙:“红水河”,流淌我记忆的河流
文章来源:红水河 作者:邹如意 何慧珍 发布时间:2013年03月23日 点击数: 字号:

 

两年,二十四个月,七百三十天。每一年,每一个月,每一天,他需要不断地面对新的挑战、解决新的问题。他奔走于长岗和明秀之间,两点一线中活跃的是那颗喜欢忙碌,充满热情的心。

 

张龙,这个10级设计专业的大男孩,在一个傍晚向记者讲述了他与红水河网站的故事。

 

选择了,便无悔地去探索

 

20109月,刚踏入大学校门的张龙在一位书画协会学长的介绍下,填了红水河网站的报名表。张龙笑称自己当时既不会摄影又不会写稿,思量再三最后决定选择秘书处(红水河网站行政部的前身)。

 

进入红水河网站后,让张龙初次崭露头角是在大一下学期,红水河举办网络文化节的时候,网站要与南宁各个驻邕高校进行互访,他跟随着当时的黄丹站长与其他站委们奔走于各个驻邕高校之间。“几乎每一个高校我都去了。”张龙说着便陷入回忆里。“在高校互访中我和其他高校网站线上和线下交流的都比较多,各高校网站都对我很熟悉。”每一次的交流,他都能很好的完成任务。从那以后,站长与其他的站委开始认识了这个大一的学弟。

 

 

 

6月份换届之际,站在选择十字路口的他,在大院学生会与红水河之间,张龙毅然选择了红水河。因为他喜欢红水河家一般的温暖。工作细腻严谨的他,在网络文化节的时候处理事情的应变能力比较好,平时也比较勤问好学,善于沟通,这让他得到了站长与其他站委的信任与支持。换届时,在进行长达四五个小时的谈话中,站委们对张龙又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和肯定。张龙从一个站员上升到行政副站长,在红水河没有这个先例,但他做到了。

 

2011年,张龙大二,这一年也是网站的改革之年。张龙作为行政副站长,开始了一趟艰苦但充满着幸福的旅程。网站完全改革了,机构、分配都与以前不一样。这就意味着没有经验可借,什么都要靠自己去摸索。

 

他从一个站员直接升到行政副站长,一下子蹦到这么高的地方,他说:“自己都手足无措了,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。在不断的摸索中,张龙渐渐的才知道如何稳住前进的方向,担当起自己的责任。”

 

回忆起来,张龙最吃力的时候就是刚接任行政副站长的时候。刚上任,网站组织了一个广告策划组,他担任组长。可是他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策划案,而开学就有关于军训与招生的两个大方案在等着他去策划。没有办法,只有自己上网去查资料。在换届后的那个暑假,张龙都在忙碌的学习和探索中渡过。“暑假里,没有事的时候,他天天都在看方案,天天都在研究方案。自己在家里摸索,不会的,就一点点去问,一点点去记。”张龙叙说着,回忆着他暑假里敲打着键盘、翻阅着网页、拿着一大堆资料在研究的情景。

 

或许这对于别人来说这样的经历可能是一个艰辛的过程,但对于张龙来说这却是快乐的。“我是那种闲下来就感觉很烦躁的的人,忙起来会觉得很充实。并且还可以锻炼自己,能让自己学到更多东西,交到更多的朋友。”他认真的说道。

 

工作中,就要认真、高效率

 

张龙分管着行政部、广告部(广告部的前身是外联部)、宣传部。这三个部门的工作效率都要求很高,所以他认为在工作中,你有什么不懂的,执行工作之前必须尽量问清楚。他对工作总是一丝不苟,比如开会的时候,他要求必须准时到达,除非有迫不得已的原因,他经常说:“工作中不能没有感情,但是感情绝不能影响工作。”

 

“我有点急性子,平时要求别人工作效率要特别高。”张龙对自己评价道。“那时行政部的部长性子有点慢,她可能会觉得慢慢做来得及,而我要求的是尽快完成任务。长期高效率的要求她,她可能接受不了,所以她思考再三,选择辞职了。”张龙放慢语气说道,“说起来有些惭愧呀,当时好多人都埋怨我,但是我知道,改革后的网站需要高效率的运作模式来巩固网站的建设,所以我同意了她的辞职。”

 

 

 

对于行政部的两个副部长来说,张龙同样要求高效率的工作。有时他亲自要去明秀催申请,两个行政部的副部长被催的次数多了,偶尔也会有些小情绪。张龙叙说着,不时拿着桌上的矿泉水瓶旋转着。“针对工作我是严格的,但是私下就不会了,我私下是个很幽默爽朗的人。工作是你的职责,完成好那是你的任务,所以你必须要认真对待。”

 

行政工作十分繁琐,即使是一个简单的申请也需要非常细心的审核。一个字都不能错,一个空格都不能差。一个申请的完美呈现,还需要经过层层的审稿,最后没有任何错误才能拿去申请。很多人对于行政的工作总结就是打杂。网站开一个会议,首先需要的就是行政部的同学去提交申请,然后去布置会场、签到、主持等。从开始到结束,就像一个服务员一样,哪边需要你你就往哪边跑,结束以后还要清理现场。

 

“他们说行政工作像打杂,其实我不这么认为。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,这个部门非常重要,没有这个部门,会议就很难进行。你换一个角度去思考问题不仅能给你自己一个安慰,也会让你工作时更有动力。”张龙娓娓道来,“你老是想你是打杂的,那么干得都越来越没有劲。”

 

当记者调侃说他在网站中备受大家信任时,张龙放低声音笑着说道:“没有,那是因为我活动出勤率高,别人都认识俺。”对于自己在红水河扮演的角色,张龙说自己就像一只栓着线的蚂蚁去钻气孔球,但是他觉得自己没有成功,不懂往哪里钻,哪里都钻了,但是钻不出来。

 

回首时,看到满满的幸福

 

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一起笑过、哭过之后,一切都会归于平静。张龙在大三时就离开了红水河,用他自己的话说,是“做到头了,不能再往下做了”。

 

大一大二时的张龙常穿梭于长岗和明秀两个校区之间。在接受采访的前一天,他搭乘载满记忆的44路公交车去一个广告公司参观。他说,路过明秀时,有一种下车再进去递交一份申请的冲动,但是自己却已经没有申请的资格了。换届了,有的“家人”实习,有的家人“忙于学习”,大家都忙于各种事,见面少了,难得聚了。偶尔见到一个熟悉的家人。张龙会有一种亲切的感觉。“最遗憾的就是没有能够为网站解决站歌这件事。”当张龙听到别的网站成员们唱起站歌时,能感觉到一股凝聚力,所以一直希望能为网站制作一曲站歌,“但是终究是力不能及的事了!

 

说到换届,张龙显得有些伤感。“换届后,不用再为网站忙碌了,晚上坐在电脑旁,打开QQ,看谁的头像亮着。就问对方一句‘在干嘛呢?’对方回答,‘无聊,发呆。’”张龙一边说,双手一边做出打字的动作,十指轻敲桌面,“一般我也是回一句,‘无聊,发呆呢。’在网站的日子,一般晚上都是改稿的改稿,写方案的写方案,而如今只是望着电脑发呆。”

 

  

 

“大家一起苦过,一起努力过,但突然,轰的一声,就散了,心也就一下子空了。”张龙说着,“那些一起开会,一起忙碌到忘记饭点,然后一起叫外卖,一起边吃饭边干活的日子,不想时没有什么感觉,而一开始想,哇!那时真开心呀,真幸福!同时也要谢谢金荣站长曾经做给我们吃的寿司,棒极了!”

 

回忆的一幕幕,在这个学设计的大男生的脑海里,也许早就绘出了一幅幅美好的青春蓝图。他说:“如果我去设计一张属于红水河回忆的卡片的话,我会采用手绘的形式。内容就是大家在一起玩的情景,可能不能很形象地去表达,不能把每一个人画得很像,但是那个氛围会感觉得到的。”

 

《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》里有这么一段话:总有一些时光,要在过去后,才会发现它已深深刻在记忆中,多年后,某个灯下的晚上,蓦然想起,会静静微笑。那些人,已在时光的河流中乘舟而去,消失了踪迹,心中,却流淌着跨越了时光和的温暖,永不消逝。

 

 

编辑:吴煊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更多
上一篇:吴盛洋:扭转镜头,我有自己的角度[ 03-27 ]
      版权所有©广西师范学院红水河思想政治教育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