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盛洋:扭转镜头,我有自己的角度
文章来源:红水河 作者:杨昀 陈强 发布时间:2013年03月27日 点击数: 字号:

 

一处风景、一个镜头、一个动作、一个瞬间,画面定格,景象永驻。

 

他说,“摄影就是向外部展示内心的一个窗口,用自己的理解告诉别人这是什么。”

 

他的青春,他选择,用光影留下记忆,用镜头记录青春。

 

他是吴盛洋,红水河网站第八届影像部部长。广播电视新闻学专业10级学生。

 

选择红水河 走对一条路

 

初入大学时,吴盛洋也像所有新生一样,面对大把空闲的时间,有些手足无措。恰逢学校有很多社团在招新,于是他怀着憧憬,参加了各种社团。

 

加入红水河,缘于红水河的学长学姐到宿舍宣传。因为自己所学的广电学专业以及对摄影的兴趣,便加入了影像部,开始了他在红水河的影像之旅。“大一时,我比较肯干,得到了学长学姐们的赏识和认可。”在回忆这段岁月时,吴盛洋说道。有一次影像部副部长出去写生,于是便把长岗校区影像部的工作交给吴盛洋负责。当时只是新手的他,觉得自己很受信任,所以更加努力。

 

大一下学期,同时加入学生会和红水河的他在考虑去留时,他犹豫了。因为当时红水河有规定,不能兼任职务。当时的他,在红水河的工作比较重要,但又与学生会的学长学姐比较处得来,难以取舍。但是经历了红水河网络文化节后,吴盛洋选择留在红水河。“在红水河才能真正体现自己的价值,在学生会里面做的是一些自己不太喜欢也不太适合的事情,而在红水河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到现在我都很庆幸,我留了下来。”他说。

 

 

 

经过换届,吴盛洋成功当选为红水河网站第八届影像部部长。他做了一个大胆而创新的决定,当时的影像部全称为摄影摄像部,吴盛洋觉得名字不够简洁,更重要的是他想调整部门的职能,着力发展图片新闻、图片策划、视频,于是他把摄影摄像部改名为影像部,这个名称一直沿用至今。

 

成为部长后,他给新成员做了许多培训。“那时经常在QQ群里面,让他们发图,然后教他们怎么拍,点评。花了很多时间精力。因为单反相机和普通相机不同,有很多参数要设置,有很多技巧。”吴盛洋说道。“刚进入影像部时,他经常在长岗办公室用电脑教我们如何拍照,我们那时就围成一圈听他讲。”现影像部部长郭昕明说。

 

在红水河时,那年的网络文化节,负责做视频的他,经常加班,做视频做到头疼。那时网络文化节的三个篇章,三段视频,红水河的宣传片,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做。“主要是想法都快枯竭了,时间又很紧迫,有一次当天晚会要用到视频中午才赶制出来,有种要崩溃的感觉,但也挺有成就感的!”吴盛洋感慨道。那时的他,用他的话说,“累,并快乐着。”

 

回想在红水河的这段岁月,吴盛洋总结出一句话:走对了一条路。“如果当初没有加入红水河,我就不会在摄影上得到锻炼,就不会有今天相对其他人的优势。”他说,“在红水河确实挺忙的,但是没有压力逼你,就不会有动力,也不会有成长,就只能一直做一个迷茫的普通大学生,终日碌碌无为,这都不是我想要的。”

 

努力搭建 我的影像世界

 

“摄影就是向外部展示内心的一个窗口,用自己的理解告诉别人这是什么。”谈起对摄影的理解,吴盛洋说道。对于摄影,他认为技术的东西谁都可以学,但是艺术方面的东西却是得靠自己领悟。

 

吴盛洋在上大学前并没有学过摄影,但他会上图书馆去看书,看摄影、编辑方面的书籍。有时还会上上网,看别人怎么拍,学技巧。他还喜欢去观察生活,留下美的瞬间,定格有意义的画面。他每天都看新闻图片,但主要看图片,文字一般一扫而过。我比较擅长纪实摄影,比如拍新闻图片。对风景类的摄影不怎么擅长。”他说道。

 

电影是大多数人喜爱的娱乐方式,吴盛洋平时也会看看电影,但看电影的方式与别人不太一样。“别人看电影都是都是看剧情,为了娱乐,而我看电影是会看两遍,第二遍开始分析镜头。把镜头分割,看别人是怎么去拍的,怎么把握角度,然后思考为什么要这样去拍。”

 

 

 

吴盛洋从小就喜欢看纪录片,比如探索频道、BBC的优秀纪录片。他不爱看电视剧,觉得电视剧是用来消磨时间的。在他眼里,电影是用来思考的,而纪录片是反映现实,让人体会深刻的,所以他喜欢上了纪录片。

 

“记得暑假的时候他借了很多与编导、摄影有关的书籍回去看。别看他有时候懒懒的,但是看书可不耽误!”他的同学覃凤妮笑着说道。

 

他对摄影作品的要求一向比较严格。采访过程中,他拿出手机向记者展示了一幅如笔筒般的圆木图片。他饶有兴趣地说:“这是我前些天回家拍的,当时,我见这小笔筒如此精致,便心血来潮地要拍下来。你知道吗?我可是拍了十几张才把它拍好的!其实,拍照很简单,但你要把它拍好这就未必了。”

 

“有的人说,自己拍得不好,是因为自己的相机不好。这我不认同,因为摄影这种东西也要看技术的,更强调一丝不苟的态度。”

 

不负青春 我就是我自己

 

他说,“有人说我是第二个何汉立,但是我不是很认同,我不是第二个谁,我就是我自己。”

 

吴盛洋曾经被人称为“第二个何汉立”。(何汉立是08广电一位以技术著称的学长。)但他并不希望别人这样说,因为不想生活在别人的光环里,他只想做最独特的自己。

 

“我觉得他只是跟立哥一样优秀而已,并不是说他是第二个何汉立。也许优秀的人看起来都一样,但是每个人背后的东西是不一样的。”他的同学覃凤妮说道。

 

吴盛洋认为自己是比较幸运的。在学长的推荐下,他做了新闻传播学院实验室管理员。主要工作是管理实验室开放、还有一些拍摄任务,帮学校管理设备等。正因为有这个机会,所以吴盛洋对一些仪器的操作比较熟悉。在学校新闻中心工作室当助理时,也拍了很多摄影摄像作品,得到了锻炼。

 

 

 

大学里很多人都有过兼职的经历,吴盛洋也不例外。大一下学期时,他有一次心血来潮,就到金牛桥市场附近的咖啡厅兼职,每晚到咖啡厅上四小时的班,坚持了一个月,工资400多块。但那之后,他就没有再想要去兼职。因为他想做一个有价值的人。在街上随便拉一个人来都可以干的来的工作不是他想要的。直到现在,这种想法依然不变。

 

吴盛洋喜欢选择性的去学习,他认为这个社会看重人的能力,看中个人的作品。注重实际的他,在崇左市天等县广电局实习过。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当出境记者,半夜两点到广场等台风,雨很大,最后居然没有风。这是一次有趣的经历。

 

吴盛洋表示,今后不打算从事记者这个职业。他觉得自己不精通文字工作,所以不想做文字记者,而且当一辈子的摄像记者不是自己的志向。

 

他以后想拍纪录片,向更高的层次出发。他不打算考研,因为自己更注重实际,在外面可以学到更多东西。

 

世界是一个在时间中流淌的河,只有摄影可以在多个维度让世界停下那么一瞬间。

 

拉尔夫.吉卜生说过,“我不理会照相机如何看事物,我要它看到我看世界的方式。”

 

吴盛洋,用他的角度,扭转他的镜头,定格他世界中的每一处风景。

 

 

编辑:李娜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更多
上一篇:汪凤姣:一个充满好奇而又坚定的女子[ 04-07 ]
      版权所有©广西师范学院红水河思想政治教育网站